全军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家里没矿的孩子苦 牛市刚过就被大股东抛弃

家里没矿的孩子苦 牛市刚过就被大股东抛弃

时间:2019-12-01 22:12:00作者:admin
 

9月12日,韩瑞钴业(300618.sz)宣布,第二大股东江苏托邦投资有限公司计划通过大宗交易或集中竞价方式减持不超过480万股,占其股份的20.8%。

根据韩瑞钴业的年报,除了实际控制人梁杰和他的儿子之外,江苏托邦是股份最多的股东。自今年年初以来,江苏黄邦已减持480万股,持股比例从11.1%降至8.6%。此外,韩瑞钴的第三大股东江苏汉唐今年也完成了五次撤资,持股比例从年初的7.9%降至5.09%,而今年年初其第五大股东广金甚至将其持股比例降至不到5%。

我相信很多投资者仍然记得去年初的市场情况,这有利于刺激下游锂电池需求。金属钴和金属锂的价格分别攀升至2009年金融危机以来的最高水平。韩瑞钴甚至已经成为一只大牲畜,其股价在6个月内从2017年8月的41元飙升至150元的高点。

迄今为止,韩瑞钴公司不仅遭遇了自公开数据以来的首次亏损,而且大多数股东都在减持股份。热门的钴和锂市场已经远去,让冰冷尖锐的钴行业黯然失色。

家里没有我的

据天眼报道,韩瑞钴业有7家子公司,其中5家为全资子公司,分别从事钴加工和钴中间产品生产。

在年报中,韩瑞钴喜欢标榜自己是“国内少有的拥有完整有色金属钴产业链的企业之一”,涵盖“从原料钴矿的开发收购到钴矿加工冶炼到钴中间产品和钴粉的完整工业流程”。

一般企业向产业链上下游垂直布局的目的是控制原材料成本,取代下游买家,以更强的支付意愿接触最终客户,从而提高利润。然而,对韩瑞钴业产业链布局的研究却没有显示出这样的效果。

韩瑞钴业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其生产钴精矿的原料为钴矿,均来自矿石供应商,由当地子公司粗略加工成钴精矿后运回中国。钴精矿用于制备钴盐,如碳酸钴和草酸钴。在钴精矿加工成钴盐的过程中,韩瑞钴业还选择委托企业对外加工生产钴粉的原料。

这种工业布局实际上是非常被动的。根据韩瑞钴业的年报,有色金属冶炼行业70%以上的成本来自原材料,而人工成本和能源成本等其他成本占总成本不到30%。可以说,原料价格对钴生产的利润有着重要的影响。

然而,韩瑞钴业在钴矿粗加工、钴中间产品生产和钴粉生产过程中不同程度地受到供应商的影响,并没有达到整个产业链布局的预期效果。

首先是钴矿的粗加工。在这一环节,钴矿公司有很强的议价能力。目前,世界上已探明的钴储量为710万吨,而中国只有8万吨,仅占世界总储量的1.1%。世界上的钴矿集中在少数几个国家。其中,刚果是世界上储量最丰富的国家,占世界已探明储量的49%,被誉为世界上“钴矿之国”。

世界上最大的钴矿也基本上集中在刚果民主共和国。根据相关研究,刚果七大钴矿已经占世界钴储量的50%,最大的钴矿mutanda的控股公司瑞士嘉能可集团(Swiss Glencore Group)控制着世界钴储量的30%。通过控制矿山建设,全球钴价格很容易受到影响。

面对这种情况,中国钴生产企业走出了两条路:微光(002340.sz)选择在中国回收电子垃圾,以城市为矿,回收钴、镍、钨等有色金属,充分规避政策和汇率风险;然而,洛阳钼业(603993.sh)和华友钴业(603799.sh)选择从刚果金大量购买钴矿,以实现真正的“全产业链布局”。

韩瑞钴公司选择出租该矿的采矿权,但收效甚微。根据2018年年报,韩瑞钴通过刚果子公司刚果伴侣公司(Congo Mate)以711万元获得了埃马克-c矿的使用权。然而,在2019年半年度报告之前,韩瑞钴业尚未披露该矿的钴储量及其对钴精矿生产的影响。

钴盐生产工艺的投产,不仅使韩瑞钴业错过了钴盐的大市场,也给牛市过后的钴盐带来了沉重的负担。

钴的价格和成功的价格一样。

钴盐生产工艺主要生产碳酸钴、草酸钴、氯化钴等钴盐中间体。这些颜色好的化合物不仅可用于提纯和还原成钴粉,而且是生产锂电池的重要材料。

我国生产钴盐的企业很多,韩瑞钴业拥有的钴盐生产线成本优势不明显。因此,从2016年开始,江苏润杰的子公司韩瑞钴的碳酸钴生产线停止生产,氢氧化钴生产线迁至刚果。钴中间体的生产完全依赖于采购和外包。

当钴盐价格稳定时,这种生产方式是没有问题的,但当钴盐价格飙升时,这将使韩瑞钴业非常被动。2017年,受下游锂电池生产需求的推动,中国碳酸钴价格开始飙升,从年初的12.7万元/吨飙升至25.5万元/吨。韩瑞钴业钴盐毛利率也从2016年的23.01%上升至64.55%。

然而,当今年上半年碳酸钴价格从高点跌至2016年水平,降至12.3万元/吨时,韩瑞钴业钴盐生产成本已达到4亿元,是2017年的三倍。仅钴盐就造成了3303万元的损失,占上半年总损失的101.7%。

显然,当碳酸钴价格飙升时,韩瑞钴业钴盐的购买价格也在上涨。根据韩瑞钴业年报,2018年公司外包加工产量同比增长90.15%,钴盐生产成本同比增长332.4%。此外,韩瑞钴业的库存在使用时采用加权平均定价法,因此碳酸钴的成本在涨价之初就被以前低价的原材料稀释了,与钴盐的价格形成了差异。一旦钴盐价格回落,高昂的成本将立即拖累公司的业绩。

不仅如此,钴盐作为生产钴粉的原料,是韩瑞钴业的核心产品,也直接影响钴粉的利润率。钴粉生产困难,技术壁垒高。长期以来,它一直被韩瑞钴业视为核心竞争力。虽然价格以前略有波动,但钴粉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10%以上。然而,受钴盐收购价格的拖累,今年上半年韩瑞钴业钴粉业务毛利率跌至公开数据以来的最低点,仅为0.3%。

华友钴业的钴产品主要是钴中间产品,如四氧化三钴和硫酸钴。然而,半年度报告显示,今年上半年华友钴业的钴产品毛利率为11.43%。尽管毛利率降至2013年以来的低点,但仍保持了盈亏平衡。如果韩瑞钴在开始时没有停止碳酸钴的生产,而是实际上实现了整个产业链的布局,它也许能够享受到一个真正的“奶牛钴”市场。

11亿库存,什么时候会受损?

随着钴价格的一路上涨,不仅影响了韩瑞钴业的收入和利润,也影响了库存。库存一直是韩瑞钴业流动资产的重要组成部分,约占50%。年报显示,2018年,韩瑞钴业新增钴产品存量达到2665.8吨,期末存量余额达到13.1亿元,为公司有记录以来的最高水平。

由于钴的价格自今年以来一直在下跌,韩瑞钴在半年度报告中筹集了4728万元,占上一财年年末库存余额的3.6%,占本期利润总额的40.47%。

乍看之下,这并没有错,尽管与2018年初相比,钴粉和钴盐在国内外的价格已经下跌了50%以上。然而,在《韩瑞钴业2018年年报》存货跌价准备一栏下,发现该科目最终余额实际为0元。

根据年报,韩瑞钴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增加了1826.6吨和2665.8吨钴产品库存,导致公司2017年和2018年的库存余额分别增加了6.5亿元和3.9亿元。然而,这两年是近年来钴产业链中各种产品的高价,未来韩瑞钴行业库存“贬值”的可能性非常高。在今年年初披露的第一份季度报告中,韩瑞钴录得存货跌价导致的资产减值损失6451万元。

根据现行会计准则,存货应以资产负债表日的成本和可变现净值中较低者计量。存货成本高于可变现净值的,应当计提存货跌价准备,计入当期损益。韩瑞钴业积累的13.1亿库存中,似乎还有11.4亿元的高价。在此后的每个资产负债表日,根据韩瑞钴业目前的原材料价格,公司目前的业绩将会意外受到影响。

为下一轮价格做准备

虽然钴盐和韩瑞钴业生产的钴粉外观相似,但下游行业却大不相同。钴盐中的氧化钴是3c锂电池的重要原料,而硫酸钴主要用于动力锂电池的生产,钴粉则用于硬质合金和催化剂行业。

因此,钴盐和钴粉的需求是由不同行业的增长驱动的。钴盐通常受益于电子产品和新能源汽车的需求,而钴粉广泛用于航空航天领域。

经过一轮热市场条件,钴的下游产业目前处于弱势。根据中泰证券研究报告(China-Thailan Securities Research Report),中国动力电池正处于大幅减产阶段,领先企业已经削减了大量订单。7月,新能源补贴正式回落,中国新能源汽车生产和销售同比分别下降6.4%和5%。

同时,根据idc数据,2018年智能手机出货量为14亿部,同比下降4.1%。2019年上半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为6.4亿部,同比下降4%。

与此同时,上游原材料也在释放产能。全球最大的钴生产商嘉能可集团(Glencore Group)在半年度报告中表示,2019年上半年,钴产量达到21,300吨,同比增长28%。

面对这股热潮已经消退的行业,韩瑞钴业似乎也不知所措,但正在努力为未来做规划。自2017年底以来,韩瑞钴两次改变ipo融资用途,将原计划的“5000吨电解钴生产线”改为“20000吨电积铜和5000吨氢氧化钴项目”,然后改为“20000吨电积铜和5000吨电积钴项目”。从电解钴到氢氧化钴再到电解钴,产能规划的每一个变化都是为了“更好地适应市场需求”

钴工业的未来真的如此不可预测吗?或者,面对钴行业已经供过于求的局面,韩瑞钴行业实际上只能静静地等待下一波“牛钴”市场。

本文来源于卡特彼勒金融

欲了解更多激动人心的信息,请访问金融网站(www.jrj.com.cn)

manbetx体育 云南11选5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投注 重庆幸运农场下注 江西快3开奖结果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