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军信息门户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科技 > 方寸小舞台演绎时代大变迁

方寸小舞台演绎时代大变迁

时间:2019-11-07 10:38:59作者:admin
 

传统戏曲文化美化现代村庄。光明中国

[热点观察]

中国人民对戏曲艺术有着悠久的深厚感情,在漫长的历史进程中,“歌舞表演故事”的戏曲艺术深深植根于广阔的民族土壤中,如枝叶繁茂的参天大树。新中国成立70年来,在“百花齐放、创新创新生新”的方针和几代戏曲艺术家的不懈追求下,豫园不仅有京昆剧的浓郁风味,而且有地方戏曲的丰富多彩。小舞台是一个大世界。戏曲艺术承载着中国人世代传承的文化基因,铭刻着时代变迁的历史印记,唱响着家庭和国家的永恒情怀。

这只公鸡在全世界唱着白色的歌。

歌剧艺术家站起来

新中国成立之初,各行各业都需要繁荣。随着农业、手工业和资本主义工商业的全面社会主义改造,戏曲行业也面临着适应新社会的问题。始于20世纪50年代的“歌剧改革”运动是为了处理“歌剧与时代、与观众的关系”,这也是新中国成立后歌剧艺术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对此,梅兰芳先生曾经用舞台语言生动地比较:“今天的戏剧改革工作应该是“一步一步”而不是“改变”。在继承传统、开拓创新的理念指导下,以“理清戏曲、新历史剧、现代戏剧”的“三同时发展”原则,将戏曲推向了一个新的历史发展时期。

梅先生说:“我在旧社会没有地位。今天,我可以在最高国家权力机关讨论国家事务,成为中央组织的领导人。这是我们歌剧界前所未有的事情,也是我的祖先和我自己做梦也想不到的事情。”梅兰芳在改编传统戏剧《醉妃》时大胆实践了戏曲改革的理念。随着沙威的《对安禄山的愤慨》转变为《对李三郎的愤慨》,这部经典作品从最初醉醺醺的春梦升华为以宫廷怨恨为构思的新主题。更符合新社会女性美学的杨玉环形象跃上舞台,体现了戏剧艺术家高度的文化自觉。

1951年,中央人民政府提出“百花齐放、创新兴花”的方针,发布了以“变人、改剧、改剧”为核心的“政府戏曲改革委员会指示”。原剧团合并为国有或集体所有的剧团。在经历了思想的进步和读写的转变之后,艺术家们成为了新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大量带有封建糟粕的旧剧被查禁或改编,反映社会主义新生活热点的戏剧不断出现。

同时,如何处理以京剧、昆曲为代表的大型戏曲与大量地方戏曲的关系,如何使戏曲艺术更好地反映现实生活,成为新中国戏曲艺术发展中需要解决的重要问题。 歌剧舞台上涌现出一大批与时俱进的优秀地方戏,如平剧《杨三姐怨》、《刘巧儿》、越剧《祥林嫂》和豫剧《朝阳沟》。 在这种背景下,许多在1949年以前被忽视的地方戏剧开始焕发生机。这样,历史悠久的中国戏曲艺术,随着新中国建设步伐的不断变化,开始了自己的历史创新之旅,迈出了戏曲现代化的第一步。

就像一个夜晚春天的微风

这部旧剧改变了它的外观。

俗话说,唱起来容易,但尝起来难。在演出的开始和结束之间,世界的温度和生活变化没有尽头,欢乐和悲伤、爱和仇恨的歌唱没有尽头。所谓的“味道”,恰恰是戏剧和生活中无尽的意蕴和回味。

改革开放以来,戏曲艺术必须展现全新的社会生活,塑造新时代的新人物,展现新的舞台面貌,以适应大众新的审美情趣。与此同时,传统戏曲行业正面临大众文化和商业浪潮的冲击,电视媒体的迅速崛起也在很大程度上导致了基于戏剧传播的戏曲舞台艺术的生存困境。

在这一背景下,20世纪90年代,党中央提出了“弘扬民族艺术、振奋民族精神”、“努力振兴戏曲”的时代要求,确立了“弘扬主旋律、倡导多元化”的总体理念。歌剧创作的触角渗透到社会生活中,反映了现实生活的不断扩展。在歌剧舞台上,有许多与时代命运相同的典型人物。例如,有反映现代农村生活的胡美戏剧《唢呐泪》和河南戏剧《一个不幸叔叔的婚姻》。展示城市生活中工人和知识分子的剧目包括京剧《高雅的高塔》。然而,采茶戏《油压机的味道》和川剧《山酒吧之主》都是对生活的深度探索。这些戏剧聚焦于普通人,人物简单生动,生活感强,因此很容易被广大观众接受。历史人物的重新发现不属于新的表征范畴,但也反映了思想解放后对历史的反思。其中,京剧《曹操与杨修》、梨园戏《东升与施立》和豫剧《程英救孤》为代表。从现代的角度来看,剧中的历史人物被赋予了新的意义。

焦菊茵先生说:“舞台表演的两个主要部分是人类表演的范畴。一是物质图像的类别。向观众展示的视觉艺术不仅包括演员的表演艺术,还包括舞台艺术。当这两个类别结合在一起时,它们将成为表现形象。”

新中国成立70年来,戏曲创作的舞台表现也逐渐找到了传统范式与现代技术的交汇点。在充分发挥传统表现手段的基础上,融入了新的艺术原则和技术手段,积极探索现代生活方式融入传统戏曲。舞台表演风格上有许多新的创作。对于歌剧演员来说,如何将传统歌剧中没有的新生活动作提炼为程式化的舞台动作,是歌剧现代化道路上必须解决的难题。借用和改编传统戏曲节目是一种方式。基于生命运动的原型,再加工和提炼是另一种方法。在京剧《红灯记》中扮演李昱和的李邵淳曾在现代戏剧人物塑造中总结出“探索、尊重和创新”的概念。京剧《骆驼祥子》中的拉人力车之舞,豫剧《朝阳沟》中“前腿蹬后腿弓”的农村劳动形象,以及与当下生活联系更为紧密的骑自行车、打电话、开车、敲电脑等现实动作,都在艺术积累中被纳入戏曲程式化表演的范畴。

除了演员表演的不断创新,戏剧舞台艺术在过去的70年里也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戏曲中“一桌两椅”的舞蹈形式功能相对简单,主要是为情节创造自由的时间和空间,为演员表演提供支点。在现阶段的歌剧中,我们可以看到现实主义的风景、印象主义的风景以及现实与现实相结合的多种风景模式。在沪剧《敦煌女儿》的编排设计中,我们看到了巨大的背景,强化了天妃的经典形象,使观众尊重敦煌的艺术魅力和文化内涵。

就歌剧音乐而言,新中国成立70年来,歌剧音乐的第一次创作和第二次创作有着明确的分工。民间艺术家的口头创作已经转变为专业作曲家的书面创作。在高度“程式化”的歌剧音乐框架下,歌剧作曲家们努力探索新的艺术手段,逐渐从固定模式的重复创作演变为特定场景、特定人物和特定情感的典型创作,自觉地将西方作曲技法和中西搭配的管弦乐创作结合起来,克服中国传统乐器水平简单单薄的弊端。

歌唱进入新时代

戏剧复兴的曙光

新世纪以来,在国家政策的支持下,中国戏曲艺术显示出旺盛的生命力。2001年5月,中国昆曲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首批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代表名单。此后,粤剧、藏戏、京剧和皮影戏相继入选,这意味着中国戏曲艺术在全球文化语境中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文化软实力,呈现出前所未有的文化魅力。

在传承优秀中国传统文化的背景下,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支持中国戏曲传承发展的若干政策》,明确规定了“加强中国戏曲保护和传承,支持戏剧剧本创作,支持中国戏曲表演,改善中国戏曲生产条件,支持中国戏曲艺术表演团体发展, 完善戏曲人才培养和保障机制,加大戏曲的普及和宣传力度,为振兴戏曲奠定政策基础。

在政策的支持下,歌剧艺术迎来了更广阔的机遇。歌剧创作者的热情从未像现在这样高涨。传统戏曲艺术闪耀着时代的光辉。国家艺术基金的建立为歌剧创作提供了财政支持。互联网与歌剧的联系有效突破了原有的瓶颈,从资金支持、传播渠道和传播效果等方面拓宽了歌剧的大众基础。

几百年来,智者诗人在官场失意时送来的戏曲或戏水词,或旧式文人用来思考产品的西皮、黄儿,或流传在田野里让经历过生活艰辛的人下班后听听酸甜的民间曲调。在传统戏曲中,忠诚、孝道、义是道德准则,才子佳人是爱情的寄托,父母的短篇小说是人生的写照,笑料是情感的调节,从而为普通人获得社会秩序规范和生活道德准则开辟了重要途径。同时,歌剧也是普通人用来表达现实中无法企及的理想主义情感的寄托。

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以来,在建设中华民族精神家园的历史进程中,戏曲与时代的关系不再满足于复制和再现生活,而是以更加积极的态度和更加丰富多样的风格为新时期谱写了一个精彩的新篇章。写实戏剧创作坚持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时代精神,取得了显著成效。其中,地域特色鲜明、生活氛围浓厚的地方戏更受人们欢迎,成为社会价值的载体和协调者,呈现出积极的创作趋势。例如,豫剧《焦尤鲁》、河北梆子《李保国》和湘剧《顾文昌》颂扬当代英雄。沪剧《女人拾山》和湘剧《月亮巴巴》展现了普通劳动者的优秀品质。淮剧《小镇》以另一种方式揭示了人性深处的矛盾和冲突。诸如此类的大量优秀戏剧,都反映了新时期现实主义戏剧作品在深度生活和艺术表现上的新发展和突破。无论是思想内容还是审美追求,地方戏曲都反映在京昆剧的文化格局中,共同构筑了新时期灿烂的文化景观。

(作者:孔佩佩,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副所长,现代戏曲研究所秘书长)

天津十一选五

 
------分隔线----------------------------